莱卡依然想要回家

有幸在/home/rynco/music Channel遇见这张专辑。第一次听,或许是风格合口,我立刻爱上了这首名为“Laika Still Wants Go Home”,与专辑同名的轻音乐。
很有力量。这是这张专辑给我的第一印象。
我几乎没有乐理知识,对于音乐的评论总是如此无力。这首歌从旋律看也好,从节奏看也好,感觉整体把控得很恰当,张弛有度。我贫瘠的语言真的无法形容那种美的感觉。



我刷新了对这张专辑的认识,已是数十分钟后。我在听新曲时总会翻翻网易云音乐的评论区,有数条评论对专辑封面的解释。

我第一次听说太空犬这个词是在Littile Buster中,能美·库特莉亚芙卡的名字的由来。库特莉亚芙卡是一头太空犬的本名。
它常被我们称作:莱卡。


鉴于很少人知道这个故事,我就讲讲吧。
当时正逢美苏争霸,太空竞赛也是美苏交锋的重点。当时的苏联宇航技术不是很发达,但想要胜过美国就要先把航天员送上天。总不能让宇航员乘着从未试验过的飞船就这么上去吧,苏联的科学家就想用动物代替人类完成测试。科学家们在街上找来了几条流浪狗——因为他们觉得流浪狗比家犬够能受冻——这几条狗就被钦定为太空犬了。训练的艰苦不必多说,看看训练人类就能明白,何况是动物。几个月的训练之后,莱卡脱颖而出。到了发射前几天,一位科学家把莱卡带回了家里,让它和孩子们玩耍,因为他们很清楚,这是一次不含回程票的旅行。
苏联当时并未掌握从地球轨道重返地面的技术。
不知道当时在场的所有人的心情是怎样的。应该是兴奋的,毕竟超越老美了;又有点担心,因为即将发射的飞船是赫鲁晓夫下令两周内造出来的;或许有的人会有些不舍吧,他们将要亲手送走一条鲜活的生命。
很可惜,莱卡并不是在氧气或食物耗尽前被安乐死的。飞船的温控系统因赶工与设计问题出现故障。即使风扇再怎样转,舱内俨然成为一个火炉。用好听的话说莱卡是中暑而死;难听点,活活热死。仅管死亡是不可避免的,我也希望它能少一点痛苦啊。


我想到了安德。在指挥完舰队完成模拟战斗后,在他得知他亲手消灭了虫族的舰队时,他崩溃了。他回忆起刚才他指挥数个小队作为诱饵白白牺牲。他崩溃了。我想当时,我也希望当时,火箭点火升空之时,二级火箭脱离失败之时,舱内温度急剧升高之时,有人能为这条生命感到一丝绝望。


这张专辑的风格与“OPUS-灵魂之桥”的OST有异曲同工之妙。(独立工作室的游戏,OST不方便放出,希望大家能一起购买。游戏也很棒啊!)都给我以一种末世感。究竟是世界对人绝望还是人对世界绝望呢?


想象你站在专辑封面的那一点上,眺望地球,这该是多么孤独与悲伤。有评论说载着莱卡的火箭现在仍绕着地球旋转,但很可惜,那台火箭已经在大气层燃尽,这也算是最高规格的葬礼了吧。


再说说专辑的名称吧。“Laika Still Wants Go Home”,英文,是没有一点问题的。我的母语是中文,因此英文的名称对我无感。但当我要将它翻译成中文,那一刻,我真的愣住了。我脑袋里已经将这几个单词转化为了中文,再一次理解了它们的意思。我僵住了。就几个字停留在嘴边就是说不出来。说不出来……在对面的人疑惑不解我为何停住,思考是否因为自己没有在认真听导致我生气时,一滴眼泪从我疲惫的左眼划过。立刻调动理智。情绪再次平稳,我又调回了内存里的那几个字,念了出来……


后记

从听到这首歌到构思这篇文章再到陆陆续续写出来,我花了数天。因为事情真的很多,脑内的一些想法被琐事代换了。
文字很凌乱,几乎是想到什么写什么。因此我用分割线分开了。
若有新想法我会继续补充的。


莱卡依然想要回家
https://blog.laoliu.eu.org/archives/c7a0a8db.html
作者
Lao_Liu
发布于
2019年10月31日
许可协议